搜索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这时梅朵拉姆走了进来

发表于 2019-11-18 02:07 来源:鸡肉卤味网

  这时梅朵拉姆走了进来,好,开始揭不敢看白主任似的低着头,好,开始揭打开药箱,给父亲包扎那只他自己砍伤的左手,突然笑了,说:“你挺会砍的,血流了那么多,但伤口并不深。”父亲说:“我自己的手我能使劲砍?”梅朵拉姆说:“对了,我问你,你当时为什么不砍我的手?”父亲说:“舍不得,要是李尼玛的手,我一定砍下来。”说着哈哈大笑。

李尼玛越来越着急,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白主任白玛乌金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不敢回来了,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或者是已经被藏獒咬死了?惊怕搞得他干渴难忍,似乎连肠子都干了,但水壶里的水恰好已经喝完,他必须到野驴河里去打水。他难受得走来走去,走累了,就站在窗口眼巴巴地望着外面。天黑了,他还在望,望得星星都连成一片了。银河从天上飞流而下,灌溉着他焦渴的喉咙和干旱的躯体,让他在虚幻的痛饮之后有了一种即将被淹没的恐惧。他感到一阵头晕,感到胸闷窒息,浑身虚脱得连窗户也抓不住了。他摇晃了几下,歪歪扭扭地瘫倒在地毡上,像得了羊角风一样口吐白沫,抽搐起来。李尼玛在口袋里揣了枪,好,开始揭来到了原野上。原野是很安静的,好,开始揭出事前的原野都是很安静的。安静得没有了野驴河的涛响,没有了风中草叶的低唱和空中鹰鸟的高鸣。最近的草冈就像最远的雪山一样悄然无声。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李尼玛站起来,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到处走动着,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仔细观察着死掉的三只金钱豹,小声说:“这么好的豹子皮,丢在这里多可惜啊。”梅朵拉姆瞩望着离去的七八只藏獒,大颗大颗地落着感激的眼泪,突然说:“真威风,它要是一个男人就好了。”她指的是虎头雪獒。她并不知道虎头雪獒是西结古草原的獒王,只觉得它的威猛骇人比起老虎狮子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是一种顶天立地的形象,是一个英雄般的存在,恰到好处地吻合了她想象中的那种勇毅伟岸的男人风格。李尼玛走过去安慰她,好,开始揭不是用语言,好,开始揭而是用手。他用自己的手给她揩眼泪,揩着揩着就不老实了,就捂到她的胸脯上去了。梅朵拉姆再一次推开他,生气地说:“你走开,你不要跟着我。”大概是美丽姑娘的眼泪刺激了李尼玛,大概是西结古草原的牛羊肉和酥油糌粑格外能催动起情欲来,大概是李尼玛突然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了,他没有妥协,他像一只决不妥协的藏獒一样扑向了它的敌人一只母豹或者一只母狼。李尼玛坐在地毡上,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低着头,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两手揪住自己的头发,后悔得直吸冷气。他并不是后悔自己开了枪,他觉得在那种群狗围攻的情况下,他没有别的选择,除非他希望人家把他咬死。他是后悔他跟梅朵拉姆的事情,如果没有那天他对她的强迫,就不会丢失自己的衣服而穿上齐美管家的衣服从而导致今天的开枪事件,也就不会有领地狗群见他就咬的情形出现——真是奇了怪了,我跟这些狗这些藏獒怎么就一点缘分也没有,我并没有得罪它们,它们怎么就老是跟我过不去?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立刻传来一阵狗叫声。一只浑身枣红的魁梧公獒轰轰隆隆地动山摇地跑了过来。麦政委赶紧对父亲说:好,开始揭“别让它们过去,好,开始揭打起来怎么办?”父亲说:“不过去晚上我们住哪里?它们肯定是为了我们才走向帐房的。”脸上有刀疤的孩子大声问道: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你是谁?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这个人说: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我叫达赤,我是雪山的儿子,是指路的明灯。我常常出现在迷途的人们面前,告诉他们哪里是他们应该去的地方。”刀疤打量着他说:“你是指路的明灯?那你能给我们指路吗?”达赤从腰里取下一个骷髅头说:“你们看我有没有神力,就知道能不能给你们指路了。”说着他用双手把骷髅头合在中间,念道,“大哭女神来了,伏命魔头来了,一击屠夫来了,金眼暴狗来了。来了就变了,骷髅变宝石了。”他忽地张开双手,里面的骷髅头果然变成了一个绿松石的羊。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吃惊得面面相觑。达赤又变了几次,一会儿变个黑玛瑙的猴,一会儿变个寒水石的狗,一会儿变个铁疙瘩的鬼,最后又变回到了骷髅头。孩子们望着他的眼睛顿时就亮光闪闪了。他们没见过这样的魔术,这样的魔术是被看作神迹的。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两个人来到了碉房下面的马圈里。梅朵拉姆从药箱里拿出手电让父亲打着,好,开始揭自己把冈日森格的伤势仔细察看了一遍说:好,开始揭“晚了,这么深的伤口,血差不多已经流尽了。”父亲说:“可是它并没有死。”梅朵拉姆拿出酒精在冈日森格身上擦着,又撒了一层消炎粉,然后用纱布把受伤最重的脖子、右肋和后股包了起来。梅朵拉姆说:“这叫安慰性治疗,是在给你抹药,如果你还不甘心,下次再用碘酒涂一遍,然后……”说着给了父亲一瓶碘酒。父亲问道:“然后怎么办?”梅朵拉姆说:“然后就把它背到山上喂老鹰去。”

两个头人看到白主任在麦政委面前一脸谦卑的样子,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意识到汉人来了一个大官,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赶紧把腰弯了下来,恭敬有加地说了一大堆问候的话。齐美管家添油加醋地翻译着,弄得麦政委也生搬硬套了一些“英雄”、“尊贵”、“伟大”一类的虚文丽词回敬了过去,然后说:“我是远方飞来的小鸟,请你相信我。”索朗旺堆头人欢喜地睁大了眼睛说:“你说的是我们藏民的话,我们当然要相信你了。”四下里看了看又说,“这是个吉祥的地方也是个吉祥的时刻,我看到了尊贵儒雅的麦政委,还看到了神勇传奇的雪山狮子冈日森格,看到了西结古草原的獒王虎头雪獒和大黑獒果日.我们是不是应该顾及一下它们的存在,坐下来高高兴兴地说说话呢?大格列头人,有茶没有?有肉没有?有酒没有?有消乏的卡垫没有?有欢乐的歌声没有?”大格列头人知道索朗旺堆是在提醒大家尽快坐下来商量解决那些必须解决的问题,因为麦政委和白主任、冈日森格和大黑獒那日、獒王虎头雪獒和大黑獒果日,以及他自己和齐美管家,都不是无缘无故来这里的,便笑着说:“有啊,有啊。”牧马鹤部落的骑手们停留在昂拉雪山的山口,好,开始揭惊愣地谛听着雪雕的齐声鸣叫。这鸣叫无异于告诉他们:好,开始揭这里有人,这里有人。强盗嘉玛措说:“真的有人吗?可我们在山怀里搜寻了这么些日子,怎么连一个人渣渣都没有找到?”他迟疑着,突然又喊起来,“骑手们,头人的命令是天黑之前撤回砻宝泽草原,现在还早着呢,太阳离落下去的地方还有三个箭程,我们为什么不返回去看看呢?到底是什么人来到了雕巢崖下。”骑手们嗷嗷地吆喝着,表示了他们的赞同。于是在强盗嘉玛措的带领下,牧马鹤部落的几十名骑手朝着雕巢崖奔腾而去。

牧马鹤部落的头人大格列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坚硬的雪地上,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朝着党项大雪山惶恐地喊道: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神啊,你有一亿个食肉魔环绕,你有十亿个血湖鬼陪伴,你有一万个鸦头女神牵引,你就让大黑獒那日咬死强盗,让他偿命保平安吧,是他枪打了这个外来的贵人,不是草原,不是部落。”牧马鹤部落的头人大格列一听说铁棒喇嘛藏扎西规定各个部落的头人或者管家必须去护法神殿向吉祥天母上香请求,好,开始揭吉祥天母批准哪个部落行刑哪个部落才能把人带走,好,开始揭就知道藏扎西肯定要给这七个上阿妈的仇家放行了。道理很简单:如果藏扎西真心要让西结古人的复仇得逞,把七个孩子分开,让各个部落都有行刑的机会不就可以了,何必要去打搅吉祥天母呢?大护法吉祥天母是仁慈和宽爱的,如果不能证明七个上阿妈的孩子是仇家草原派来的魔鬼,她怎么会允许西结古人去砍掉他们的手呢?尽管它是仇家的手。当然,即使得不到吉祥天母的明示,部落也可以跟保护部落的山神和战神商量,尽量使砍手变得名正言顺。但现在需要面对的并不是名不正言不顺,而是即使得到了神灵的批准你也会无手可砍,因为时间正在过去,再不抓紧,七个上阿妈的仇家恐怕就会逃离西结古草原了。

牧马鹤部落的驻牧地在砻宝雪山下的砻宝泽草原,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他们之所以纷纷攘攘来到碉房山下执行刑罚,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是因为碉房山是所有部落的碉房山。大约在一百多年前,为了抵御包括上阿妈草原的骑手在内的入侵者和保卫神圣的西结古寺以及更加神圣的佛法僧三宝,也为了部落头人及其家眷的安全,所有部落的头人都以部落的名义在这里建起了碉房。从此便有了惯例,只要是与抵抗外敌有关的活动——行赏、惩罚、祭祀、出征等等,无论是哪个部落,就都在碉房山下举行。牧人看到来了几个汉人,好,开始揭便早早地下了马,好,开始揭丢开缰绳,像见了头人那样弯着腰快步走了过来。父亲用藏话问了一声好。牧人呀呀地应承着,堵挡在三只藏獒前面,朝着自家的帐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父亲和麦政委对视了一下,正要下马,就见冈日森格忽地站了起来。“冈日森格。”父亲怕它扑过去再咬出狗命来,严厉地喊了一声。牧人盯住了冈日森格,吃惊地问道:“冈日森格?它是冈日森格?”父亲说:“对,它就是雪山狮子冈日森格。”牧人长长地“哦”了一声,这才看到自家的枣红公獒躺倒在地上,地上红堂堂地流着血。他惊叫着,踉踉跄跄跑了过去。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文章
文章排行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这时梅朵拉姆走了进来,鸡肉卤味网?? sitema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