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兰香乖乖地去张罗了。还给我备了酒。这样的女人,放在别人家里,是可以称王称霸的。配错了。也是站错队,跟错线了,哈哈! 兰香乖乖地我正在院里放风

发表于 2019-11-18 02:40 来源:鸡肉卤味网

  七七年的一天,兰香乖乖地我正在院里放风,兰香乖乖地贪婪地晒太阳,掐虱子,拔胡子。那扇上边架着机枪 的大铁门旁有个小门房,有人在里边隔着窗子叫我名字。我过去,他走出来,原来是当年把 我从“血肉横飞学习班”救出来的管教科长。他看左右没人,就说咱们走走,走了半天,他 也没吭声,只是用手不断搓着他肌肉沉重的一张脸,搓得胡茬嚓嚓直响。待离人群远了,他 低声说了一句:“你赶紧写份申诉,我明早来取,还在这地方。”说完就定了。

哀与怒,去张罗了还反应到人脸上,去张罗了还只不过有限的几样,可是人笑的表情就无穷无尽。你闭上眼好 好琢磨琢磨人的各种笑吧,多丰富!比方,大笑、微笑、傻笑、憨笑、狂笑、疯笑、阴笑、 暗笑、嘲笑、讥笑、窃笑、痴笑、冷笑、苦笑……哄笑、假笑、奸笑、调笑、淫笑等档档 等,还有含情的笑、会心的笑、腼腆的笑、敷衍的笑、献媚的笑、尴尬的笑、轻蔑的笑、心 酸的笑、宽解的笑、勉强的笑、无可奈何的笑……对,还有皮笑肉不笑、止不住的笑或仅仅 笑一笑,还有!另外一类的笑——含泪的笑、哭笑不得、似关非笑——仿效第八代评论家擅 长模拟最新学科术语的方式来说,这属于“边缘的笑”、“交叉的笑”或叫做“包容多种内 心机制的笑”。瞧,你也笑了,又是一种笑——蔫损的笑!按这句话说,给我备了酒跟错线了,应该是一月十五日检察院通知公安局,给我备了酒跟错线了,局长签字后再去监狱执行逮捕,一 看我兄弟病危才决定“因病暂缓执行”,再把我弟弟弄上车往我家里送,这需要很长一段时 间。可是我兄弟是早晨九点钟送到家的,按路程,最晚八点钟就得从监狱抬上驴车,中间没 有时间办手续呀!这两件事怎么可能同时发生呢?

  兰香乖乖地去张罗了。还给我备了酒。这样的女人,放在别人家里,是可以称王称霸的。配错了。也是站错队,跟错线了,哈哈!

这样的女人八八月十日,,放在别人农场里突然间哪,,放在别人要听重要广播。那阵就是凭着社论办事啊,后来就是凭着 语录办事吧。这天是《十六条》下来了,这个社论有几条真说到我的心眼里去啦。我现在连 播音员的声音都记得特别清楚。我觉得“文革”时期播音员的声音特别高亢激扬,跟现在不 是一个味儿啦就是。其中有这么两段话,就是说啊在这场斗争当中,革命小将的大方向始终 是正确的,他们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错误,但是谨防有人把他们打成反革命,还要严防什么 政治扒手这些话。而且真正提出来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说 老实话,真是字字句句说到心坎里啦就是,一下子跟毛主席的感情那真是深得了不得啦就 是。那天听完广播的晚上,我们就起义了。我自己一个人从农场走到市里,是三十多里,再 到我们学校是十里地,四十里地呀当天晚上我就跑回学校去啦。那四十里地非常荒凉的,好 家伙我记得走那滹沱河岸边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可越走越高兴。到学校,立刻就跟别的系同 学串联起来啦。我也不知道怎么认识一个政教系学生,他也是跟我这个类型一样,也是不断 地给系里提意见,挨整。那阵就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啦,就是“相逢何必曾相识”啊。我 说,你看透了没有,反吧!当时对中央文件领会的特别深刻呀,就在那天晚上,我们跟机械 系的几个同学就成立了一个组织,四张大字报纸贴在一起写一个宇,从四楼往下下呀,就是 “舍得一身剐,坚决把黑帮拉下马”。当晚我还写了一张大字报,叫《控诉系主任对我的迫 害》。这个大字报说老实话,其实没有什么内容,都是事实:几月几日干什么,几月几日干 什么,怎么整我啊。唉呀,这张大字报贴在楼上并不显眼的地方,可一贴出来,全系都炸了 就是。我们这一拨就是公布《十六条》那天晚上闹起来的。那时发表重要新闻大多是晚上, 不是早晨。不是有个“新闻联播节目”吗,消息比早晨的还早,晚上八点,全国都听。第二 天白天,我们系里就翻了天了,系里毕竟还有暗地支持我的,唉呀,这一下子都找我来啦。 咱那时候,说老实话就没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那种策略,马上你还不把他们团结起来啊?当 时就觉得自己早就是正确的,说你们现在又来这套啦!我自己就认为,只有那女同学是唯一 的战友,跟她的关系也公开了就是。贴出大字报是早晨五点。写完了之后把我累的呀,就在 写大字报这个乒乓球案子铺上纸,摊开身子在上边躺着,那简直是一种解放的感觉。褂子上 到处都是墨汁和浆糊,乱七八糟的。她来了一下就把我的头给抱住啦就是,不像原来男的女 的顾及怕给别人瞧见。根本就没有那个啦。唉呀,她说可把我揪心死啦。那阵那种狂乐的心 情啊,不光是一种政治上的解放,好像觉得我是真正革命哇,而且比你们都革命的早,连自 己过去的害怕都忘了。全系形势一下干扭转了,声援的大字报就像雪片似的盖来了。很奇怪 啊,原来那些左派反过来也支持我啦。我呢最死恨的就那个学生会主席,团支部书记两个 人。我这个人有时候也是非常骄横的呀。我说鹿死谁手,现在大概能见分晓了吧!我强烈要 求系里马上开对证会,我们当时没有想到把系里领导揪出来。说老实话,我这人是人情味比 较足的,报仇就完了呗。当时一看系主任也聋拉脑瓜子啦,就有点费厄泼赖了就是。没想到 对证会这自发的会议一开,不用任何召集,不用喇叭喊好几遍,全校就都去了吧。开会在礼 堂,大会也没什么程序,由谁组织呢,这阵造反者还是不懂什么呢,还由团支部书记组织。 你说这思想禁锢得多有意思啦。到这时候还不敢踢开他哪,好像觉得只有他的领导才顺理成 章。在会上我讲了事实经过。再说一句,开始摆桌子的时候都不敢摆台上,我觉得那个台上 不是我们应该上去的,结果就摆台下。用麦克风,这麦克风呢,还是基建系的同学给扯出来 的线临时安的。我在上面讲了,坐了那么多人,一上去自己也害怕。那天也真热,这天是八 月十二日。我把整个过程讲了,越讲越委屈呀,那真是声泪俱下啦。因为这一下子勾起自己 多少心思来呀,连妈妈的事,连这个事,连那个事,这一讲确实有很强的效果,那不是人造 出来的效果。大家感到气忿啦。而且这个《十六条》一公布哪,大家的胆子也都鼓起来,口 号声就响起来了。喊着“坚决抗议系主任同志对革命小将的迫害!”开始还叫“同志”,喊 着喊着,“同志”两个字就没了。这也有一个过程吧,不是一下子就把干部弄倒了。对立面 一看,好家伙他们一看不行啦,半截给制造故障,把喇叭线掐了。坏事就成好事啦。好家伙 那个时候正处在革命高潮的时候,巴黎公社刚刚起来,你竟敢制造故障?这时根本用不着我 上手,机电系的小伙子就上去啦;中文系说老实话,还没有那么粗野。一会儿玻璃哗啦就下 来啦,群众运动往往都是酿成的,不是预谋的就是。这天晚上全校革命达到高潮,立刻宣布 说,革命造反团占领广播室;跟着我们发布了第二道通令,限院党委书记,院领导立刻都到 会场来。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胆子哪来的。以前哪,根本不敢招呼他名字是吧。叫他们来, 他们老奸巨猾,不敢来呀,来了弄不好让学生打一顿。实际学生还没那个胆量。说老实话, 这还只是跪着造反。他们来了一表态,支持学生就完啦,我们还没有批斗什么的。不来,不 来结果这个会就开不下去啦,整个这帮人就拥进院党委办公室。从来没进去过,那一层楼是 办公区呀,从来都没敢进去过。这一次呀,真有点像《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那个劲 头,一下就冲进领导办公室里去啦,根本也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场面。现在看沙发再普通不 过,那阵沙发却代表高贵的象征。进去之后,一看都有点胆怯了。那个院党委书记是个挺瘦 挺瘦的老头子,问同学们干什么呀,我们走在前边的都想往后退了,可是后边的倒有点勇 敢。后来在两条路线斗争检查的时候,说我这人还不是一个彻底的造反者,因为对他们恨不 起来。他还是党嘛,对不对呀。可是他说,你们的情况我不了解。这下可激起火来啦。我说 你们不是不了解情况吗,马上都到会场去。他们一走之后那个屋子就归我们啦,都上了沙 发。咱也坐坐这个。就是这个情况,小姐的牙床也要滚一滚哪,就是那种感情。那屋就成了 “文化革命委员会”临时呆的地方啦。我总觉得这事就完了。对“文化大革命”真还不懂。 这个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或者说无风树也摇哇。我们这个学校是一个新建学校,老师们来的 时候就分三派势力:进修学校的、工业学校的、师范大学的,还有各地的志愿兵,各地来的 领导,来一个领导带来一拨人,我们一闹好像扔了个炸药包,他们互相干上了。他们互相知 底细,愈闹愈大,愈升级。这时候,到了“八·一八”了。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全校的斗争 就开始高潮了。这个时候我们更是左派啦。不能不革命呀!就开始批斗党委书记。实际上我 现在认识到,我们学校的这个“文革”是怎么回事呢,学生的这个革命跟这个老师宗派的派 性斗争,搅在一块啦就是,而我们呢,就成了人家利用的工具。可又身不由己,整个时代往 前发展也许只能那样做了。你上了台你就下不来了。可是这时我有点腻了。因为学校斗争一 到高潮之后,开始有打的啦,打的厉害呀。我从来在“文革”没打过人,我对你这么讲当然 也没用是吧。我就这样说,你就这样听吧。那阵就越是保守的人起来造反越是打的厉害,这 就是“文革”当中的现象。这样说,我也不知你爱听不?这是说原来你没造反,保当权派 的,现在起来造反,打的反而最厉害。他们只有用这个来表现他们最革命。本来他们就是 “左”的根子,本来他保你,等后来一看大势已去,不行啦,批斗你比我还凶还左。这是 “文化大革命”我见到的一个现象。就拿斗系主任说吧,我总觉得他就迫害我那一段啦。但 我知道他是三八式的老革命,是华北联大那阵出来的人。再有他学问特别好,对鲁迅的杂文 很有研究。我在业务上崇拜他。我这人也怪事啦,一看见能耐人哪真是不管别的怎么样,也 崇拜人家。再说他又跟我道过歉,恨不起来了。打人这叫什么呢。我记得那次斗系主任, “啪”一下弄个大纸篓扣上了。纸篓糊帽子好糊哇,就着那个纸篓的空间,一糊纸就成啦。 说老实话这时我再批判系主任已经没嘛新鲜东西啦,没什么新词啦就是。可不能不批呀,只 能在原来的材料的基础上上纲。你再老说那段,人家也不高兴听啦是吧。批得连我自己也底 虚,没底气也得批。所以我发现这革命也会促成人品质上发生变化。当时,系主任高血压, 五十多岁的人啦,他们一边斗,一边叫他站在椅子上转。你可怜他是不行的,当时我发完言 之后就走了。说老实话,我总是下不去手,你下不去手还得装得特别狠,因为那阵谁越凶狠 无产阶级感情越鲜明;要不为什么斗的特别厉害呢。有一个女的,别提她名字啦,是班上的 团支部书记,上去拿手指一戳就戮到系主任的脑门上,那女同学的指盖子多尖啊是吧,一戳 一块肉就下来啦。我实在压抑不住啦,人的感情啊!我跟你说这些不是美化自己,美化也没 用,我还不知道我怎么回事。完事我到系主任屋里头,他正在那哭。我进屋呢,还得保持那 无产阶级革命作风啊,我先说有嘛问题自己好好交待。实际感情很复杂,是吧。我又说对你 的事当然都得实事求是,如果谁要不实事求是,我们也不答应。这都是好话没好话说。他 说,你们要真批我,我口服心服哇,现在这样下去我可真受不了。我这一听心都发酸。我想 想,就说你把语录拿出来,啊,记住语录多少页多少条,我们应该相信群众相信党,是吧, 有了这两条革命原理什么都好办了是吧。实际只能拿这个当安慰话了,别的都没说,因为不 能说。他当然明白。这就是为什么后来等我毕业的时候,系主任解放了,专门约我到饭馆吃 顿饭哪。哪有系主任请学生吃饭的呀。这是插进来后来的一段事。爸爸妈妈您好!家里,

  兰香乖乖地去张罗了。还给我备了酒。这样的女人,放在别人家里,是可以称王称霸的。配错了。也是站错队,跟错线了,哈哈!

爸爸细讲了我妹妹的情况,以称王称霸怎么回事呢?她自个儿住一间小屋,以称王称霸离大队会计家挺近,那 会计三十多,有老婆孩子。第一次夜里闯进去,我妹妹是反抗的,她哪敌得住这样强壮的男 人。事后我妹妹没敢声张。我理解,她那么小,孤孤单单,身边没个亲人,哪知道该怎么办 呢?她也有死的念头,又觉得这么死不清不自的,家里人任嘛还不知道哪,矛盾极了呀!可 过不几天又去了,那会计,第二次之后,我妹妹实在没办法,上公社跟领导讲了。公社通知 我爸爸,我爸爸心里也没根,写信告我。爸爸在文化出版界的一些朋友发起,配错了也为他开追悼会,配错了也灵堂设在八宝山公墓。主办追悼会 的人叫我写一份悼词。我心里有许多话要说,答应了。拿起笔来,百感交集,悲愤交加,激 情奔涌,要报复,要发泄,要控诉,但在灵堂里念起这悼词时我却出奇的冷静。没想到参加 追悼会有这么多人,黑压压把灵堂站满,不少是文化出版界名人,他们听着我一字一句地 念:

  兰香乖乖地去张罗了。还给我备了酒。这样的女人,放在别人家里,是可以称王称霸的。配错了。也是站错队,跟错线了,哈哈!

是站错队,白连长:“你们村里的四类分子呢?”

白连长带队走上去说:哈哈“我们拉练路过这里,听见动静,以为有情况,怕四类分子搞破 坏,赶来支援你们。没事就好!”“他们把我弄去,兰香乖乖地开始是拿糖哄我承认。从小我爸爸就绝对不准我说瞎话的,兰香乖乖地也许由于 这严格的家庭教育,救了爸爸他自己,我说不是我。他们便送我小人书,画片,还要带我去 看电影,我还说不是我。他们就冒火了,那群大入围着我一个小始娘拍桌子打板凳吓唬我, 说我再不承认就去打我爸爸,还说他们要使什么法子打——说用钢笔扎爸爸的眼睛;说用绳 子勒住爸爸脖于不叫他吃东西,活店饿死;还说用刀一块块割掉爸爸的肉,手指头、耳朵、 鼻于、舌头,一样样带着血扔进公园的笼子里喂老虎。说着真拿起一把刀,装作马上就要去 的样子。我吓得哭呀,求叫,怕呀,叫呀,可是还是没说瞎话。我那时才八岁呀,很容易受 骗,很容易被吓得上当,为什么始终咬住没胡说,自己也弄不明白。现在想起来真后伯,万 一上了他们圈套,一句话,爸爸早给枪毙了……那我也活不到今天,等长大懂事,自己也会 悔恨自己而自杀了……

“叹,去张罗了还我说,去张罗了还这同志劝你,也是为你好。虽然这始娘跟你,是你的人,可你们俩不是还 没说定吗?我们不认识她,也不认识你,为什么管这事,是看这始娘可怜。你要是明白人, 就懂得我们这些话不仅为这始娘好,也是为你好。对吧!”“文革”初,给我备了酒跟错线了,学校党支部叫我向毛主席说实话,给我备了酒跟错线了,请罪,老实交待问题,不应该隐瞒。我 想来想去想出个问题:一次给学生批改作文时,写一句“用毛泽东思想批判资产阶级思 想”,笔误了,写成“用毛泽东思想批判毛泽东思想。”这同学拿着作文来找我说:“老 师,你写错了。”我吓了一身冷汗,赶紧改过。幸亏这孩子老实,没给我告密。

“文革”就是没能耐的整有能耐的。他们没能耐,这样的女人不靠这机会,这样的女人不把咱整下去,他们就 上不来。“四人帮”离老百姓远着哩。实实在在害人的,还是各地方各单位这一帮人。可是 把厂子交给他们干行吗?我们那么大一个厂子,如今该了一屁股债,连圆珠笔芯都发不出来 了。要靠这帮人改革能改好?我死也不信。不信你又能怎么办?人家上有根下有人。我一赌 气就打厂子里调出来。他们显然也乐意我快滚,我在他们眼里,不硌眼也是砂子。清查管个 屁事,挨清的还只是一些没根儿的。有根儿的照样动不了他,换了门面照样行。现在不是说 都朝前看吗,正合他们意。他们最不乐意提那段事。你一提,他反说你破坏安定团结。“文革”开始的前一年我去“四清”了,,放在别人直到市委书记自杀,,放在别人我们工作队就撤回了, “文革”已经来了,局里边已经面目全非。我们这个处跟别的处不一样,这个设备处相当一 个公司,是局里的第二大处,直接管着下边好多厂子。“文革”前因为下边厂子太多,管不 过来,就筹建一个总厂,厂里边的党关系还没打公司转下去,搞起“四清”就不能动了, “文革”一来完全瘫痪,许多杂乱无章的行政事就摊在我们处。等我回来时,处里边群龙无 首,处长叫下边厂子揪去批斗,连一个管事的干部也被拖拉机厂揪走了。处里头没人,属我 岁数大点,文化水平高点,局长就叫我暂时管管处里的事。反正那阵子没入有心顾什么业务 了,有的怕丢乌纱帽,有的想当头,要不也轮不上叫我抓业务。我作为一般干部接下这个大 破摊子,整天抓东抓西,拆东墙补西墙呗。这会儿,各个单位都闹着成立“造反队”,好像 没有组织人就没保障。我们局里各个处也都闹起来。唯独我们设备处没动,因为处长不在, 主要干部又揪去了。可目标就集中我身上,闹着叫我出头。我一来胆小,怕事;二来,我说 了,出身不给劲,先渗着,能不干就别干。一动不如一静。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文章
文章排行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兰香乖乖地去张罗了。还给我备了酒。这样的女人,放在别人家里,是可以称王称霸的。配错了。也是站错队,跟错线了,哈哈! 兰香乖乖地我正在院里放风,鸡肉卤味网?? sitemap

回顶部